首页资讯

admin 04-20 22:32 739次浏览 0条评论

  很多的梦,趁黄昏起哄。

  前梦才挤却大前梦时,后梦又赶走了前梦。

  去的前梦黑如墨,在的后梦墨一般黑;

  去的在的仿佛都说,“看我真好颜色。”

  颜色许好,暗里不知;

  而且不知道,说话的是谁?

  暗里不知,身热头痛。

  你来你来!明白的梦。

  【注释】

  ①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一八年五月十五日北京《新青年》月刊第四卷第五号,署名唐俟。


说鈤(rì 音瑞) 爱之神
相关内容
发表评论

游客 回复需填写必要信息